当前位置 :主页 > 网站首页 >
礼服都备齐了
来源:http://www.yxjpw.cn * 发表时间 : 2019-06-24 17:56 * 浏览 :

等我忙完一切回到家,已经快晚上8点了,我站在镜子前面,又试起明天要穿的礼服。望着镜中成熟、鲜艳的准新娘,我忽然觉得自己好陌生,圣杰好陌生,我心里一直以来的忐忑不安又沉渣泛起了。

可是,这个晚上,我却不能这么轻易地说服自己,因为,那念头自从出现的那一天就没有真的消失过,反倒随着婚期的临近越逼越紧。明天,我就要跟圣杰在众人的见证下结为夫妻,我忽然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!结婚让我不安,可是究竟为什么不安,我却不知道原因。

虹婷抿然,为他们从前那些不经世事的烂漫与天真:我们两家住得很近,就在一条巷子里,巷子很短,短得只要他站在他家的窗户里放声一喊,我在家里就听得到。

虹婷(化名)留着烫得卷卷的头发,一波波,缠绵而潋滟,她说是新婚不久烫的,因为大家都说好看,于是一直保持了下来。我说这也算是新婚的印记吧,虹婷听了这话,顿时湿润了眼睛。她说结婚的感觉并不是她被牵了手,走在红地毯上,那种幸福的眩晕,她当时只觉得脑子里空荡荡的,像个拉线木偶,别人要她笑她就笑,要她走她就走,可是心里的热却滚烫得四肢百骸都痛。

那还是订婚的时候,望着面前那个即将给我戴上戒指的男人,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无助,我不知道和这个人会有怎样的未来,会一辈子恩恩爱爱还是终究会各有所爱。那是我第一次动摇与圣杰在一起的信心。可是很快我就压下了这个可笑的念头,我跟圣杰一起长大,我们都清楚对方是什么样的人。

阅读提示:南野并没有强迫我,我想是我自己受不住诱惑,可能我心底一直都是喜欢他的,只是自己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。那一夜,我有时候无意回想起来,历历在目,可是当我要认真去回忆,我们说的那些话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2004年1月的一天上午,我坐在发廊的蒸汽罩下昏昏欲睡,为了准备明天的婚礼,我已经几天都没有好好睡一觉了,我的未婚夫圣杰(化名)坐在我旁边也是眼光涣散,呵欠连天,我看看他,非常完美直播 ,他也瘦了好多,一脸的疲态。

我要他回去休息,酒店已经订好了,花车也早安排下了,礼服都备齐了,只要上午我把头发烫好,下午去做个皮肤护理,然后明天一大早起来就万事俱备了。圣杰听着我点数,拍拍我的肩说:好吧,那我回去睡觉了,不然明天真怕撑不下来。

我看着他离开,仿佛又回到小时候。我们是同班同学,每次都是我把作业做好,等第二天一大早去喊他去上学,把自己的作业借给他抄。圣杰贪睡,总是起得晚了,急得我们两个人拼命地往学校跑。

上一篇:尤其经过全新教学改革方针推广执行之后 下一篇:没有了